贝波酱

【刀剑乱舞】话说那个白切黑的AWT48 (二)

药研的咸鱼夏初:

*玛丽苏少女心爆炸产物
*ooc有,文笔喂狗
*按我的懒癌和拖拉程度还有几章才结束所以看不下去的对不起Orz




正文










“你、你你你…………”我抖着手指着眼前的人,结结巴巴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不小心把偶像睡了结果人家堵上门来了怎么办在线等真的非常急#




“我什么?你忘了我是谁吗?还是……不记得昨晚的事了?”药研露出一副受伤的表情,幽怨的瞥了我一眼,仿佛在控诉我提裤子不认账。




我瞬间认怂。




“我、我没忘,真的!都记记记的清清楚楚的!”我紧张的搓了搓手。“那那个你放心我绝对不会不认账的,也不会说出去,我、我会对你负责的!!”


然后药研沉默了。


我:“………”


我恨不能扇自己一个大嘴巴子。
我踏马都说了些什么啊啊啊啊啊啊人家可是大明星啊怎么可能稀罕一个小透明对他负责?!


大佬!大佬你别沉默啊这样我很尴尬的好吗你说句话啊拒绝我也行随便说点什么吧!!




就在我内心疯狂OS的时候药研终于说话了。他背对着光,我一时有些看不清他的脸,只听见他说了一个字:“好。”


我:“哈哈哈我就知道你一个大明星怎么可能会要一个小粉丝负…………等会你刚才说什么?”




我傻傻的愣在那里,一时间本就不灵光的脑袋直接罢工死机。
药研很有耐心的重复了一遍。“你说会对我负责的,我答应了”




“你给我等一下,你真的要我负责?”我死死的盯着他希望他给出否定的答案。




然而现实总是与理想相反,药研非常肯定的表示要我负责。




“我知道了,”我垮着脸。“你说吧,要我怎么负责?”


“首先我要拜托你一件事。”药研微微侧身,露出了一直被他挡在身后所以我现在才发现的娇小的小人儿。


奶白色的小正太有些害羞的看了我一眼,然后往药研的身后躲了躲。




我有点懵。“这是………五虎退?”




“没错。来,退,打个招呼吧。”药研把五虎退推到我面前。五虎退紧张的不知所措,衣角被捏的起了褶子,最终鼓起勇气,红着脸对我说:“初、初次见面,我叫、五虎退,那个,请多多指教。”说完又立刻躲回药研的身后。




我默默的捂住胸口。
妈妈我看到了天堂。0(:3 )~


正太赛高!!尤其是这种又萌又软的小正太杀伤力简直逆天~




药研看我这幅模样有些好笑的摇摇头说:“你也稍微克制一点,这一阵子够你看的了。”


“哎?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公司最近推出的粉丝福利,‘与偶像的近距离接触’,就是随机挑选出一些粉丝,让我们分别与她们共同生活一段时间。但是兄弟们中间我最不放心的就是退,所以我想把退拜托给你。是你的话,一定能照顾好他的,而且退也很乖,不会给你添麻烦的。”药研神情温柔的看着我,眼神里满满的都是信任,可我却不知为何下意识的觉得他在透过我看着另一个人。




烦躁。


不安。


失落。




多亏如此我终于能在美色面前冷静下来。






“对不起,我不能答应你。”我平静的拒绝了他。


药研不气也不恼。“如果是钱的问题的话,你不用担心,我们已经准备好了,你和退所有的开销都足够了。”




于是我左手牵着跟药研告别的五虎退,右手拿着一张内有巨额的银行卡,傻傻的目送药研离去。




俗话说得好,人不能为五斗米折腰,所以给我六斗就行了
总之就是我抵抗住了美色的诱惑却拜倒在金钱的脚下,没办法谁让我穷呢。_(:3」∠❀)_




咳,总之,事已至此,我只能拉着退进了屋子。五虎退小心翼翼的拉紧我的手,仰着头小声的说:“我会很乖,不会给你添麻烦的,所以不、不要讨厌我………”




啊,多好的一孩子啊。我默默流泪。


“放心吧,我会好好照顾你的。”我笑着摸了摸他的头。




这算是过渡章,有点无聊哈,下章进度加快一点好了你们不要打我_(:3」∠❀)_


有没有人来猜猜药研为啥要把五虎退送来?药哥说他对婶婶很放心但这并不是真正的理由哦~


猜对了可以给我一个梗然后我来写。(因为我懒的想了)


估计没人理我吧(´°̥̥̥̥̥̥̥̥ω°̥̥̥̥̥̥̥̥`)

【药婶】被本丸药哥发现半夜看花丸药哥

Mi_shealia_L:

☆婶婶有名字


☆每个本丸的刀剑男士都有自己的特点嘛,我觉得我家那个药哥占有欲特别强……还爱赌气……



画完最后一笔,南星整个人虚脱在图纸上。现在已经是凌晨两点半,本丸里已经安静的入眠,只有她的房间还点着灯,不时发出铅笔落在纸张上的声音。


拿出手机,习惯性的刷新论坛,看到其他婶婶在讨论星期一凌晨更新的《花丸》,附带大量截图。


嗷嗷嗷嗷~这个药研好苏啊啊啊啊啊啊!!!西装赛高!!!!眼镜万岁!!!!!


看到截图上的药研,南星抱着手机在榻榻米上翻滚,无声的尖叫着。


因为自家的药研占有欲太强,吃醋了就跟她赌气,所以自从《花丸》开始播出,南星都是回现世时才敢看。


啊啊啊!!好想看啊……都这个点了,他应该已经睡觉了吧……


南星蹑手蹑脚的打开电脑,即使房间里只有她一个人,还是有种做贼心虚的感觉。


打开网页,等待视频加载完毕,戴上耳机,op响起的时候不禁有些兴奋。


“大将你在干什么?”


期待着药研出场之时,低沉而明显带着不悦的声音在身后响起,似乎还能感受到他凌厉的眼神。


“吓!”南星条件反射的先把笔记本合上,才回头看到药研站在门口,环抱着胸,脸色阴沉,“大晚上你不睡觉来这里干什么?”


“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才对啊。”他走了进来,俯身审视着背后狂冒冷汗的审神者,“本来感冒了就要早点休息的,要不是因为你星期一要交作业了,我是不会允许你熬夜的……”


“请问您现在在干什么?”


最后一句用了敬语,让南星更加有压力。


“没,没干什么啊!查点资料而已……”


“哦?跟作业有关?”带着些娇媚的细眉一挑。


“既然如此您刚刚为什么要把屏幕关了呢?”


他伸手就要把笔记本打开,审神者心里一紧,想都没想就抱住他的胳膊,压着笔记本的屏幕不让他打开。


“……好吧,我错了药哥!”


本来就是越过她的身体想要打开笔记本的姿势,南星现在又抱着他的手,刚好可以顺势将她拥在怀里。


“图纸画完了?”


“画完了。”南星老实的点头。


“那赶紧去休息,别让感冒更加严重!”


南星纠结的皱起眉头,并不是她不想睡,“唔……熬了这么多天,我已经习惯黑白颠倒的生活了,我现在睡不着!”


“这样啊……那我们做一些有助睡眠的运动如何?”药研露出愉快的微笑,将南星抱起,“之前把明石旦那带回来的时候,大将答应给我的奖励你还没给呢~”


“……我现在想睡觉了。”


“没关系~只是睡在一起也可以,总之你别想半夜看《花丸》和那个药研。”


#熬了几个通宵,今晚三点上床睡觉真的有点不习惯……


#好想看花丸药哥啊啊啊啊啊微博上舔图一点都不饱!!!!!!


#看过药哥的配音演员对药哥的评价,大概意思就是,药哥虽然看起来是个孩子,其实很喜欢照顾别人,与其说是粟田口的小哥哥,不如说是小爸爸……
从药哥变成药爸……
嘛,药哥确实有点像我爸,我爸也爱半夜查我房,看我是不是在玩手机……

文野乙女||太宰x妳 默默喜欢

繫蒔 :

*绝对是ooc! !


*自觉是糖,不长,因为在学校偷打的


妳和太宰治是很好的朋友,而也仅是朋友。


但是太宰治却比妳老妈还要了解妳的个性和兴趣,可以说是所谓的蓝粉知己的概念。


因为过于了解,太宰治并不会干涉妳任何意见,仅仅是在一旁用最简单且现实的话给妳意见。


太宰治有种特别的魅力总让妳听的进他的让话,在某种程度上妳是觉得太宰治是个有智慧的男人。


妳其实一开始对太宰治还蛮喜欢的,但是对方也没有明显的表白,这件事便一直搁着。


没多久,妳交了好几次男朋友,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的妳总是觉得少了那么点感觉,因此几乎妳都是先提分手的人,但妳还是相当难过。


太宰治总是在妳失恋时随传随到的人,他总陪妳喝酒到天明再把烂醉如泥的妳抬上床睡觉。


但这次他却在妳在他怀里哭泣时,轻柔的说了一句:


「那么这次就让我来当妳的男朋友吧。我啊…一直很喜欢小姐哦。」

一个普通的下午

红雨Julian-自我统治:

前言


日常。


每日常态。


没什么特殊事件时的平和氛围。




==============================




今天的近侍是莺丸。


他拿起碟子里的三色团子,吃掉粉色樱花味的那一个,然后把团子递到审神者嘴边,让她咬走白色的那一个。


整个本丸都知道审神者不喜欢吃花味和茶味的食物,所以她并没有意识到和别人分食点心有什么不对。


莺丸安静地坐着喝茶,之后把剩下的抹茶团子也吃了下去。




工作完成之后,审神者懒洋洋地趴在桌上。


其实现在正是平日里应该午睡的时间,不过今天有一点紧急文书需要处理,她刚刚只好强行打起精神。


“已经完成了吗?那么接下来还是休息一下如何?”


莺丸的声音愈发轻缓,让审神者有些昏昏欲睡。


“但是午休时间都快过去了……现在睡的话,晚上会睡不着的吧……”


“小憩也足够恢复精力了,我之后会叫醒您的,安心睡吧。”


莺丸一边哄劝着,一边轻轻地把身旁的猫抱过来——那只猫正在午睡,在太阳下晒的毛发蓬松,身体也软乎乎的。


怀里被放进一只猫的审神者担心把它吵醒,也不敢乱动,只好顺势躺了下来。


本丸里最会撸猫的莺丸伸出了手,手指在她的发丝间拂过,指尖轻按。


本就有些意识模糊的审神者闭上了眼睛,很快就和在她身旁蜷成一团的猫一样发出了平缓的呼吸声。






审神者睡下之前身边的是莺丸,醒来的时候眼前却是鹤丸。


“午睡时间结束啦,你看,猫都起床了。”


莺丸带来的猫此时正被鹤丸抱着,他捏着猫的前爪,用肉球不断去按审神者的脸。


“醒了吗?醒了吗?”


哄她睡觉用猫,叫她起床也用猫,你们这群刀刀怎么回事。


被肉球连续踩脸的审神者闭着眼睛抬起手去挠鹤丸,没有留长指甲的手指碰到鹤丸也只是惹得他哈哈大笑。


“好啦好啦,起来吧,政府那边有新的活动通知,莺丸去和狐之助确认具体情况,所以让我来叫你……之前不还说下午要玩游戏吗?”




打闹之后审神者也清醒了,伸了个懒腰,起身去简单洗漱了一下,走出浴室才发现乱也来了。


鹤丸把猫顶在头上,手上摆弄着审神者的首饰盒,等乱熟练地帮审神者梳好一个清爽利落的发型之后,就把翻出来的几个小兔子发卡夹到她头上。


期间审神者表示异议,但并没有被接受。


“所以说为什么盒子里有这么多小动物样子的发饰?我又不是小孩子,戴出去会被人笑的吧……”


“有什么关系,出门时用正式的发饰就好了,在本丸里戴什么都可以啊。”


“就是说嘛,主人这样很可爱,比我还要可爱哟。”


鹤丸和乱又说了几句,话题就开始转向,乱提到万屋新出了一套猫咪主题的发圈,想要去买,突然想吃鲷鱼烧的鹤丸立刻决定一起去。


两把刀说走就走,留下审神者抱着被塞进各种谜之饰品的首饰盒和猫面面相觑。






今天负责畑当番的是源氏兄弟,工作结束之后,髭切端着水果来到审神者的房间,并不意外地看到她正在玩游戏。


房间里只有她一个人。


髭切想了想,走上前去放下盘子,戳起一块甜瓜塞进审神者嘴里。


“来,家主,看我。”


审神者停下游戏转头看向髭切,他放下叉子,举起双手。


“嗯嗯,把手举起来,跟我说,‘源氏万岁’!”


审神者呆呆地看了他一会儿,然后举起了手。


“源氏……唔姆……万岁?”


嘴里的甜瓜还没嚼完,说的有些口齿不清。


髭切一点也不在意,他把审神者拉过来抱住,用力蹭她的脸。


“这是哪里来的小傻瓜啊,真可爱真可爱。”


闭着嘴嚼嚼嚼的审神者很不满地想推开他,然而并没有什么作用。




膝丸过来的时候,髭切正在尝试让审神者说“髭切赛高”,他只看了一眼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稍稍有点无奈。


“兄长您怎么又趁着没人就逗家主玩!”


“甜瓜丸不要这么严厉嘛,下次我会小心不被人看到的。”


“是膝丸。这不是会不会被人看到的问题吧。”


“是、是……所以说西瓜丸你要不要来一起玩?”


“再继续下去我是不是要变成冬瓜丸了?”


听到膝丸的吐槽,终于把甜瓜咽了下去的审神者接了一句。


“也有可能是南瓜丸哦?”


之后的一段时间,髭切乐呵呵地围观弟弟捏着审神者的脸让她快速地反复说“膝丸”这个名字,直到她因为说的太多而口齿不清最后说成“噗噜噗噜”才放过她。


嘴上说着不行,然而这几把千年刀认真起来逗人玩的时候个个都是好手。






“今天大家都很闲……闲的都来欺负我。”


三日月出阵归还的时候,审神者一本正经地抱怨,同时还捧着鹤丸带回来分给她的鲷鱼烧在啃。


“哈哈哈,是这样吗,好可怜啊。”


三日月脚步不停,只是路过审神者身边的时候低头在她脸上亲了一口,然后继续向浴室的方向走去。


等审神者反应过来去找他算账的时候,浴室里的三日月已经把衣服脱的差不多了。


“家主是来要帮我擦背吗?好啊,进来吧。”


没等他开门,原本气势汹汹的审神者立刻转身跑掉了。






晚上审神者吃的有点撑,光忠很生气地再一次和刀剑们强调不要总是不停给审神者塞东西吃,刀剑们默默作反省状,谁也不敢提晚饭后光忠允许审神者吃了两份甜点的事。






-完-






==============================




后语


全本丸参与的大型养成。


大家都没意识到有什么问题真是太好了。



我的男朋友有问题12

心疼你2秒啊 (*≧▽≦)

梦有浮桥不系舟:

主上,你在做什么?
研究男朋友和一百种捆法。
咳咳咳……你也不用拿刀来捆啊。
我不能接受一个男人脱光了给我绑。
主上,你的矜持呢?你的正直呢??我要去杀了龟甲那个混蛋!!!!
冷静啊长谷部!!那是主上的私生活和你没关系啊!!药研拖住了一脸失去控制的长谷部。
我觉得这日子有些艰难了。
龟甲贞宗坦白对我讲,他是个抖m,理论上来说,他除了通过捆绑还有被虐之外,很难获得官能上的快感。
我问他这是先天的还是后天的。
他特别正直的凑过来对我讲,天生的。
我十分同情的看了眼龟甲贞宗,结果他一激动就开始打颤说我的眼神能让他感觉到自己被鞭策被疼爱,被剥光的感觉。
我对着镜子看了自己的眼神半天也没看出那么多内涵来,不过是眼神呆滞双目无神……的发呆而已,我只能说情人眼里出西施,龟甲贞宗同学的脑补能力真不是一般的强大。
药研经常对着我叹气。他对我表示,其实吧龟甲三天两头在你门口蹭来蹭去,其实就是二十小时不停的散发色气的荷尔蒙。
哦?我抓了下头皮:我以为他闲着没事做就让他去刨地了,他还挺高兴。
对付一个抖m……你就只能变成s了。
用鞭子抽吗?
不,我觉得大将你用灵力抽就可以了。
有道理。
所以这天晚上,我和我的男朋友打算做点什么。
无论怎么样的痛苦,我都可以忍受。龟甲贞宗一脸荡漾的表示,然后飞快的脱了衣服。
ok,事先说好。我控制不太好灵力。
啊这个我明白的,再痛也没有关系的。
好的。那么,我试着用灵力打你了。
来吧。
我的灵力控制,属于差的出了名,因为不好控制,都是悠着点,用灵力打人这种事,我还是头一回。
一口气,全部释放出去就对了吧。
好的!我要来了!我一口气把自己的灵力释放最大化,对着龟甲贞宗推了出去。
本来他还是潮红的脸色瞬间就变成了铁青色。连滚带爬的滚到了一边。
他背后的半个本丸全部被我的灵力削掉了一半的屋子。
他瞠目结舌的看着我:……这是置于死地了吧…
你可以理解为,爱你爱到杀死你吧。我很无奈的看着自己的双手,万万没想到,这根本已经到了杀人的级别。
我觉得,很长一段时间里,龟甲贞宗不会跟我玩这种情趣游戏了。
当天晚上,烛台切光忠和本丸内掌管内务的财政的,详细统计了损失数据,结果惨不忍睹。直接面临着财政赤字的危险。
博多基本都要精神崩溃。
龟甲贞宗被大大小小的四十多口刀挨个教训,你怎么能带坏主上呢?!!
千错万错都是他的错。
我被长谷部叫过去耳提面命的让我和龟甲贞宗分手。
当然我没有同意,但是处罚还是必不可少的,帮忙维修本丸还要长期远征赚钱来补贴家用。
长谷部和烛台切表示不能责罚主上,那不是她的错,都是龟甲那混蛋自己找事。
必须付出代价。
之后,他在床上,就再也没有提过情趣这两个字。
我不知道这究竟是好事呢还是坏事。
这件事,大概在我有生之年,他恐怕也不会对我提出那些要求了…
很久以后我问他要不要试试,他用快哭出来的表情拒绝了。
并且表示,你什么都不用做就好了。这样的你我也是很喜欢的。
我羞涩的对他笑了笑。
他就全身打颤两腿发软的不停喘息起来:用你喜欢的方式来对待我就好了。
这大概也是皆大欢喜的一种吧。我摸着下巴把他捆起来吊在了门外:不好意思。今晚加班。你就晾着吧。
原来今晚是放置play吗,真是太好了。




fin


完了没了谢谢观看。并没有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