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波酱

文野乙女||太宰x妳 默默喜欢

繫蒔 :

*绝对是ooc! !


*自觉是糖,不长,因为在学校偷打的


妳和太宰治是很好的朋友,而也仅是朋友。


但是太宰治却比妳老妈还要了解妳的个性和兴趣,可以说是所谓的蓝粉知己的概念。


因为过于了解,太宰治并不会干涉妳任何意见,仅仅是在一旁用最简单且现实的话给妳意见。


太宰治有种特别的魅力总让妳听的进他的让话,在某种程度上妳是觉得太宰治是个有智慧的男人。


妳其实一开始对太宰治还蛮喜欢的,但是对方也没有明显的表白,这件事便一直搁着。


没多久,妳交了好几次男朋友,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的妳总是觉得少了那么点感觉,因此几乎妳都是先提分手的人,但妳还是相当难过。


太宰治总是在妳失恋时随传随到的人,他总陪妳喝酒到天明再把烂醉如泥的妳抬上床睡觉。


但这次他却在妳在他怀里哭泣时,轻柔的说了一句:


「那么这次就让我来当妳的男朋友吧。我啊…一直很喜欢小姐哦。」

我的男朋友有问题12

心疼你2秒啊 (*≧▽≦)

梦有浮桥不系舟:

主上,你在做什么?
研究男朋友和一百种捆法。
咳咳咳……你也不用拿刀来捆啊。
我不能接受一个男人脱光了给我绑。
主上,你的矜持呢?你的正直呢??我要去杀了龟甲那个混蛋!!!!
冷静啊长谷部!!那是主上的私生活和你没关系啊!!药研拖住了一脸失去控制的长谷部。
我觉得这日子有些艰难了。
龟甲贞宗坦白对我讲,他是个抖m,理论上来说,他除了通过捆绑还有被虐之外,很难获得官能上的快感。
我问他这是先天的还是后天的。
他特别正直的凑过来对我讲,天生的。
我十分同情的看了眼龟甲贞宗,结果他一激动就开始打颤说我的眼神能让他感觉到自己被鞭策被疼爱,被剥光的感觉。
我对着镜子看了自己的眼神半天也没看出那么多内涵来,不过是眼神呆滞双目无神……的发呆而已,我只能说情人眼里出西施,龟甲贞宗同学的脑补能力真不是一般的强大。
药研经常对着我叹气。他对我表示,其实吧龟甲三天两头在你门口蹭来蹭去,其实就是二十小时不停的散发色气的荷尔蒙。
哦?我抓了下头皮:我以为他闲着没事做就让他去刨地了,他还挺高兴。
对付一个抖m……你就只能变成s了。
用鞭子抽吗?
不,我觉得大将你用灵力抽就可以了。
有道理。
所以这天晚上,我和我的男朋友打算做点什么。
无论怎么样的痛苦,我都可以忍受。龟甲贞宗一脸荡漾的表示,然后飞快的脱了衣服。
ok,事先说好。我控制不太好灵力。
啊这个我明白的,再痛也没有关系的。
好的。那么,我试着用灵力打你了。
来吧。
我的灵力控制,属于差的出了名,因为不好控制,都是悠着点,用灵力打人这种事,我还是头一回。
一口气,全部释放出去就对了吧。
好的!我要来了!我一口气把自己的灵力释放最大化,对着龟甲贞宗推了出去。
本来他还是潮红的脸色瞬间就变成了铁青色。连滚带爬的滚到了一边。
他背后的半个本丸全部被我的灵力削掉了一半的屋子。
他瞠目结舌的看着我:……这是置于死地了吧…
你可以理解为,爱你爱到杀死你吧。我很无奈的看着自己的双手,万万没想到,这根本已经到了杀人的级别。
我觉得,很长一段时间里,龟甲贞宗不会跟我玩这种情趣游戏了。
当天晚上,烛台切光忠和本丸内掌管内务的财政的,详细统计了损失数据,结果惨不忍睹。直接面临着财政赤字的危险。
博多基本都要精神崩溃。
龟甲贞宗被大大小小的四十多口刀挨个教训,你怎么能带坏主上呢?!!
千错万错都是他的错。
我被长谷部叫过去耳提面命的让我和龟甲贞宗分手。
当然我没有同意,但是处罚还是必不可少的,帮忙维修本丸还要长期远征赚钱来补贴家用。
长谷部和烛台切表示不能责罚主上,那不是她的错,都是龟甲那混蛋自己找事。
必须付出代价。
之后,他在床上,就再也没有提过情趣这两个字。
我不知道这究竟是好事呢还是坏事。
这件事,大概在我有生之年,他恐怕也不会对我提出那些要求了…
很久以后我问他要不要试试,他用快哭出来的表情拒绝了。
并且表示,你什么都不用做就好了。这样的你我也是很喜欢的。
我羞涩的对他笑了笑。
他就全身打颤两腿发软的不停喘息起来:用你喜欢的方式来对待我就好了。
这大概也是皆大欢喜的一种吧。我摸着下巴把他捆起来吊在了门外:不好意思。今晚加班。你就晾着吧。
原来今晚是放置play吗,真是太好了。




fin


完了没了谢谢观看。并没有肉。